当前位置: 知识网 > 生活常识

民国十九年是哪一年「干货」

知识网2022年04月30日 15:06原创

网友提问:

民国十九年是哪一年「干货」

优质回答:

第一章

爱女慰藉

这段婚姻注定是个错误。

民国二十七年,1937年8月8日,我被迫离开济南,那一年,无忧只有1岁零5个月·····

在我嫁到顾家第二年,顾月祥搭上了时任山东肃清毒品委员会会长马良的侄女马赟,并让她过了门。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抗战爆发,日军攻陷南京,并在北平成立中华民国临时政府,马良成为委员。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马良受任为山东省省长兼保安总司令,顾月祥也成为了这个军阀汉奸最赏识的人。

顾月祥与我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1934年,民国二十三年,我从南京国立第四中山大学毕业回到济南,便听从父亲之命,嫁到顾家。

对于父亲为我选择的这门亲事,我不欣喜也不反对。母亲过世后,父亲续弦,又有了孩子,从那时起,我在家里就成了一个多余的人。

在外读书的那段时光,是自母亲过世后,我过得最平静的一段日子,远离那个家,于我而言未尝不是件好事。所以,当父亲为我选择这门亲事时,我没有多想,只是默然接受。

顾月祥经营着几家粮店和古玩店,在济南也算是个体面的商人。这个热衷于算计的人,时时刻刻都计算着自己的人生,哪些对他有价值,哪些对他没用处,他都算计得清清楚楚,不容差错。与我的婚姻,是为了和我父亲生意上的往来,而那位马小姐,更是让他认定,这是人生中不可多得的机遇。

所以,自进顾家以后,这位马小姐虽名义上在我之下,但享用的一切却在我

之上。

平日在家中,马小姐虽不能说跋扈,但也处处显示着她的高人一等,就连她带过来的服侍丫头也自觉比其他人尊贵。

顾月祥的应酬越来越多,每每出席各种场合,他总是将马小姐带在身边,有位背景深厚的姨太太,让他感到颇有面子。

而这些事对我而言,本就是能躲就躲,如今能落得清静是最好不过。

闲来无事时,我喜欢拉拉琴,看看书。

我嫁入顾家时,带了一把跟随我多年的小提琴。在我读私塾时,父亲曾与一位美国来的传教士颇为交好。这位传教士名叫詹姆斯,在济南办有一所教会学校,对医术也颇为精通。

民国十二年(1923年)的秋天,父亲得了急性肺炎,这是要人命的病,母亲着人请遍了济南城的中医大夫都不济于事,最后,无奈之下托人去请了詹姆斯。那些天,詹姆斯天天来为父亲注射,一周后,父亲的病情有所好转,之后,又持续治疗了一段时间,终于恢复健康。

从那以后,父亲视詹姆斯为恩人,常为他的学校捐钱捐物。

民国十四年(1925年)年秋,父亲将我从私塾转入詹姆斯的教会学校,直至民国十九年(1930年)我到南京国立第四中山大学就读。在教会学校的5年时间里,我了解了世界史,学会了英文,还掌握了一样西洋乐器——小提琴。

·····

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腊月,我有了身孕,此时的顾月祥正带着他那位姨太太与济南的军阀和名流们打得火热,对于我更是无心理会。

整个孕期,照顾我的只有何妈和翠儿。何妈是我娘的陪嫁丫头,是看着我长大的。后来爹娘牵红线,把她嫁给了我爹当铺里的账房先生,之后,他们有了一个儿子。在她儿子5岁那年,何妈的男人得病死了,不忍看他们母子俩孤苦无依,我娘把他们接回了府。那时,我正在教会学校读书,何妈在我心里早已是亲人,我自然也把她的儿子当弟弟待。

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我从国立第四中山大学毕业回到济南,于当年嫁入顾家,何妈也要跟来照顾我,那时,她的儿子已进了一家钟表行当学徒。

翠儿是顾家的一名丫头,从小没娘,跟着她爹在顾家当佣人,她爹是顾家的大厨,我嫁入顾家之后,翠儿便跟了我。

民国二十五年 (1936年)9月,我生下女儿,小名唤作无忧,只希望她长大能够无忧无虑地生活。

女儿的到来,给我带来了莫大的欢乐,让我感受到了无限温暖。何妈和翠儿帮我一起精心地照顾着这个小生命。

顾月祥隔一两天来看看我和孩子,并不在我房里留宿。这样的生活我已习惯,只要他还能想着我们母女就好。

第二章

青岛拜寿

1937年,民国二十六年七月的一天,晚饭后,顾月祥来到我房中,和平常一样逗女儿玩了会儿,然后转身对何妈和翠儿说:“我有事跟太太说,你们先出去。”何妈看看我,见我微微点头,便从顾月祥手中接过孩子,和翠儿一起出去并带上了房门。

顾月祥在屋内踱了几步,停住,望了我一眼,“前段时间,马会长把济南城内有头有脸的商人都纳为编外队员,共同协助肃清毒品和乱党。这个月20号是姑妈60大寿,可当下正是会长要我们加紧协助肃清的关键时候,我恐怕是走不开。赟儿未见过姑妈,按说这次理应亲自去一趟,但我现在需要她在身边帮忙 ,所以,这次只能辛苦你跑一趟了。”

顾月祥在青岛有个姑姑,刚过门时,我曾随他一起去拜访过,平日里也并无多少来往。如今60大寿,照理说顾月祥应亲自去一趟,更何况还添了位姨太太,他这般说未免牵强。

只是我明白,他不愿去一定有原因,许是那位娇滴滴的姨太太不想出远门,更不会准许他与我同去。也罢,既然他开口,我就代他跑一趟吧。

“我这两天收拾一下,带着无忧跟何妈、翠儿一起动身,刚好让姑妈见见无忧。”

“我看,孩子就别去了,她那么小,不适合出远门,再说天气也凉了,来回颠簸再病了可怎么好,让何妈和翠儿留下照顾她,你不用担心。我让彩云和碧儿陪你同去,到青岛后会有人接你们。”

让我撇下孩子,一个人去?我一时愣住。

“可是······”

“不要可是了!”不等我张口,顾月祥就沉下脸,“只是几天而已,很快就回来了。”

顾月祥对我虽没有多少情份,但像今天这样急躁却不多见。见我不语,他口气稍有缓和,“文清,这次让你一人去,确实有些不妥,但你也要为我想想,我实在是走不开,你见了姑妈替我跟她解释一下。孩子你更不用担心,何妈和翠儿会照顾她,况且,赟儿也很喜欢她,会待她好。”

顾月祥最后那句话,让我心里莫名一沉。

无忧半岁之后,马小姐对她的态度倒是亲热了许多,时不时会过来抱抱她,这在从前是绝不会有的,之前,即使在前厅和后院碰到,她也是爱理不理,无忧满月酒那天,她也以身体不适为由,整日未曾出现。

“不过两三天而已,我很快就回来了,孩子这几天由何妈和翠儿照顾我很放心。”

见我不再反对,顾月祥露出 笑脸,“好,那就这么决定了,我让彩云和碧儿收拾一下,你们十六日动身。到青岛出了车站,就会有人接你们。”

一夜辗转,一切决定都由不得我。

自娘过世后,我对所有安排都是默默接受。伤心和委屈,只有在意你的人才会看到。

只是,这次要离开孩子好几天,让我如何不揪心?

“小姐,我陪你一起去吧, 外面不太平,我不放心。”翌日,何妈过来见我。

“你还要帮我照顾无忧,我只是去几天,很快就会回来。何妈,谢谢你一直以来为我做得一切。”突然之间有些感慨,环着何妈的肩,就像曾经对娘撒娇一样。

“哎哟,我的小姐哦,你怎么说这样的话啊,这些都是我份内的事,况且为你和老夫人做什么我都乐意!”何妈疼惜地拍着我。

动身前的这几日,能为无忧想到的,我都跟何妈和翠儿千叮咛万嘱咐。她虽小,但已习惯了和我睡,我不在时,她一定会不适应的。

“小姐,你放心吧,这几天我一步都不会离开无忧的,只是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何妈也不停叮嘱我,能带的都让我带上,口口声声说“有备无患。”

十六日一早, 抱着熟睡中的女儿在房内来回走着,怎么也不愿放下,怎么也看不够。“娘不在的这几天,千万不要怕啊,娘很快就会回来,很快。我的乖女儿,好好地等娘回来。”

顾月祥将送给姑妈的礼物,交给彩云和碧儿拿着,回头看着我,笑笑说:“凝心,辛苦你了,早去早回。”说这话时,他的目光有一丝闪躲。

回头又看了看何妈和翠儿,何妈怀里抱着无忧,我走上前摩挲着孩子的小脸,一滴泪水落了下来。“小姐,早点回来。”何妈不舍地看着我,眼里也噙满了泪。

“嗯!”点了点头,猛然转身上了车,彩云和碧儿跟在我身后,顾月祥派他的司机文叔开车送我们去车站······

第三章

生死劫难

十七日午后,火车驶入了青岛站,彩云和碧儿随我走出包厢下了车。

几个穿对襟短衫的人在站内,“您是济南顾宅的大少奶奶吗?我们是奉命专程来接您的。”

顾月祥说过,下了车会有姑妈府上的人接我们。我点了点头:“是的,我是顾太太。你们是顾老太太府上的人吧?”

“是的, 是顾老太太派我们来接您的,您一路辛苦了少奶奶。”为首的一个人笑呵呵地接过我们手里的东西,刹那间,竟觉得此人有些眼熟,可怎么也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出了车站, 两辆黑色小车停在路边,“少奶奶,请上车。”那个人打开车门,身子微躬,请我上车。我上了前面那辆车,彩云和碧儿上了后面那辆。

“少奶奶,老夫人这次60大寿,府上张罗了好多日,请了许多青岛城里有脸面的人。”

那个人坐在我旁边,呵呵地笑着,跟我说着姑妈府内的情景,我微微点头,并不作答,脑子里努力搜索着关于这个人的记忆。

“少奶奶,待会儿咱们得先去趟凤迎斋,老夫人差人在那儿定做了点心,让顺道儿给拿回去。”

“好的。”我一边应允着,一边微微合目。旁边这个人有些聒噪,况且,我确实累了。

车子七拐八拐,进了一条巷子,“少奶奶,咱们得在这儿停会儿。”

巷子幽深而宁静,朝西的一边有几间铺子,但店门紧闭,看上去已好久未开门做生意,十分萧条清冷。

“这是哪里?”心中不免生疑。

“呵呵,少奶奶,这是哪儿不打紧,只是咱们有话要跟您说,这也是您来之前少爷交代的。”旁边的那个人似笑非笑地望着我。

“少爷?你们见过少爷?”我更加疑惑,既然见过顾月祥,想必是到过家里,难怪此人如此面熟,只是,何时见过,我还是记不起来。

“少奶奶,您来青岛之前,少爷和姨奶奶亲自交代,让您在这儿多待些日子,大小姐由姨奶奶照顾,您尽可放宽心。”这人越发笑得让人猜不透。

“什么?我代少爷来向姑妈祝寿,只是几天就回去了!”

“祝寿?呵呵,少爷给姑太太的寿礼前几日就托人送到,而且已告知姑太太,济南那边今年公事繁忙,且大小姐年幼,家里就不再来人给姑太太贺寿了。呵呵,少奶奶,您这是祝得哪门子寿?”

我一时愣怔,“你说些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少奶奶,事到如今,我就把话给您挑明了吧,姨奶奶她不想大小姐有您这个妈,她要亲自抚养大小姐,让大小姐只认她,所以,咱们少爷就同意不再让您回去了。”

头顶“嗡”地一声响。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混说些什么?!你们太放肆了!我要回去告诉少爷!”

我转身开车门,可是怎么也打不开,门已被锁住。

忙看向车后,想唤彩云和碧儿,可是,后面竟然空空的,那辆车不知何时已不见了踪影。

“呵呵,少奶奶,彩云和碧儿这会儿已在回济南的路上了,她们要回去跟少爷和姨奶奶复命。”

“什么?!复什么命?”我不禁脊背发凉,长这么大,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场景。

“少奶奶,姨奶奶下了令,少爷也没反对,所以,只能委屈您了。”那人冷笑两声。

这时,前面的人转过身来,手中握着一条绳子。

“你们想干什么?我要回去告诉少爷!”

“告诉少爷?少奶奶,您怎么还不明白?少爷只听姨奶奶的!少奶奶,您别怪咱们,咱们这也是奉命行事,唉,不得已,不得已而为之啊,您要怪,就只能怪自己命不好。”那人的脸越发显得狰狞。

顾月祥要杀我?为了他的姨太太,他要杀我?他真的一点都不念夫妻之情吗?!

我真的要在此遭遇不测吗?我不信!我的孩子还等着我回去!

“你胡说!我要回去问少爷!让我回去!救命!救命!”

“回去?少奶奶,就算回去,姨奶奶也容不下你,您还是认命吧。”

不再等我喊,绳子套在了我的脖颈上,前面的人开始发狠,用力拉扯。

我本能地用双手死死拽住,可是绳子却越来越紧······

坐在我身边的那个人嘴角又挂着一丝笑,“少奶奶,您就安心上路吧,我一定会给您烧柱香,保佑您来世遇着个好男人。”

呼吸越来越急促,眼前那个人依旧冷笑着,笑得让人如此绝望······

渐渐地,双手不听使唤地垂了下来,头也越来越重,脖子像是已断掉,难以支撑·······

恍惚间,听到一声:“大哥,尸首怎么处置?”

“等到天黑透了,扔到海里吧。”

·········

本文章网址:https://www.shsongjiang.com/p50525/

很赞哦!(0)

看了该文章的用户还看了

民国19年是哪一年「免费分享」

网友提问民国年是哪一年免费分享优质回答说起劝业场,对于天津人而言,可谓无人不知,

2022年04月30日

歌女红牡丹(电影红牡丹是哪一年拍摄的)

歌女红牡丹是明星公司与百代公司合作摄制的,中国第一部有声电影由此问世,也是我国第一部与观众见面的有声片。年月。望采纳。

2022年06月11日

今年是什么年农历 - 今年农历是哪一年

计日现泛指人出生的年大月三十天,在农历过小年祭灶的食品腊月二十三,寅虎。一般叫作阴历。土星,年是己亥年,月。

2022年05月02日

丑年是哪一年「建议收藏」

网友提问丑年是哪一年建议收藏优质回答作者郑重地写在前面的话声明一下,公元年存

2022年04月30日

熊猫币哪一年最值钱_熊猫币在哪购买最安全

最盎司的熊猫纪念银币,版别不同价格也差很多。至于要升值的现在正是收藏最低靡的时候,元面值,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金银纪念币属

2022年05月25日

qq是哪一年出来的

是年月由腾讯自主开发的基于的即时通信网络工具,其以前是模仿来的,是国际的一个聊天工具,是我寻找你的

2022年04月16日

衣服怎么看是哪一年的衣服 - 服装的流行趋势看哪里

那么,的流行趋势,不一样的品牌货号代表的也不一样。女性购买服装,几个字母代表季节然后几个字母代表年份,还有新街口,要想了解衣服的最新流

2022年05月24日

八国联军侵略中国是哪一年哪一天(八国联军是怎样被赶出中国的)

奥匈帝国的八国联合军队,奥匈帝国,日,侵华后得到了想要的基本都撤了。史称廊坊大捷,占俄国人,史称廊,占。

2022年05月11日

中国旅行社成立于哪一年

中国旅行社始建于年月。它始建于厦门,是新中国的第一家旅行社,后在北京成立中国旅行社总社。中国旅行社总社作为全国旅社的龙头企

2022年04月22日

熊出没是哪一年出品的「已解决」

网友提问熊出没是哪一年出品的已解决优质回答熊出没是深圳华强数字动漫有限公司出品的

2022年04月29日

发表高见 (请对您的言行负责)

©芃睿知识网 版权所有 2012-2022 www.shsongjiang.com

备案号:赣ICP备2022001527号-1